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精选

案例精选

新北区人民检察院诉被告人沈霖等三人抢劫案

发布时间:2012-7-25 浏览次数:8415
新北区人民检察院诉被告人沈霖等三人抢劫案
主题词 抢劫罪 强迫交易罪
裁判要点
三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提供汽车送客服务为幌子,合伙采用拳打脚踢、胁迫等方法当场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的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其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抢劫罪定罪量刑。
基本案情
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因犯抢劫罪,分别被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三年、二年。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1年8月30日晚23时30分许,被告人沈霖伙同杜建军、孙磊驾驶一辆面包车至本市新北区龙虎塘街道电子产业园新科路附近,以暴力、胁迫手段,对被害人经骏骏、李刚、邓杰、程洁四人进行抢劫,劫得现金人民币350元。案发后,赃款300元被公安机关追回并发还被害人。
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对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及定性辩称供认不讳,未作辩解。
被告人孙磊的法定代理人对公诉机关起诉指挥的犯罪事实及定性未提出异议。
被告人杜建军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杜建军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而构成强迫交易罪。2、被告人杜建军系初犯,没有前科劣迹。3、被告人杜建军的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孙磊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孙磊系未成年人。2、被告人孙磊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3、被告人孙磊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4、被告人孙磊能退出赃款并预缴罚金。请求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8月30日23时30分许,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合伙驾驶皖S3G581号面包车行驶至本市新北区龙虎塘街道常州电子科技产业园新科路附近时,以做载客生意为幌子询问步行至此的经骏骏、李刚、邓杰、程洁四人是否需要搭车,在经骏骏等四人明确表示不需要的情况下,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采用拳打脚踢、语言威胁等手段,逼迫经骏骏等四人上车,后又以收取车费为名迫使被害人经骏骏、李刚、邓杰、程杰交出现金人民币350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已追缴赃款人民币300元并发还被害人。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的多次供述、被害人经骏骏、李刚、邓杰、程杰的陈述、辨认笔录及指认照片、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被害人经骏骏的病历及伤势照片、被害人李刚的病历、扣押发还物品清单、证人孙元华、孙玉芳、马文举、孙杰等人的证言笔录、涡阳县花沟镇邓寨村民委员会出具的关于孙磊出生时间的证明、常住人口信息等证据予以证实,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根据审理查明的上述事实,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月12日依法以(2012)新少刑初字第0002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因犯抢劫罪,分别被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三年、二年。宣判后,公诉机关未抗诉,被告人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汽车载人送客为幌子,合伙采用暴力、胁迫等方法当场劫取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人杜建军的辩护人所提本案应定性为强迫交易罪的辩护意见,经查,三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提供汽车送客服务为幌子,合伙采用拳打脚踢、胁迫等方法当场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的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其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所提其余辩护意见,本院均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孙磊的辩护人所提要求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所提其余辩护意见,本院均予以采纳。
被告人孙磊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系未成年人犯罪,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的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予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杜建军能预缴罚金、被告人孙磊能退出赃款并预缴罚金,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综上,决定对被告人沈霖、杜建军予以从轻处罚,对被告人孙磊予以减轻处罚。
三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还是强迫交易罪。抢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取公私财物的行为[1]。强迫交易罪是指自然人或单位,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他人购买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的,强迫他人转让或者收购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者其他资产的,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的。二者存在以下区别:1、抢劫罪的法益是财产与人身权利,强迫交易罪的法益是自愿、平等交易的市场秩序;2、抢劫罪的法定刑高,并不以情节严重为入罪标准,强迫交易罪的法定刑低,须情节严重[2]才入罪。3、抢劫罪的主体是年满14周岁的自然人,而强迫交易罪的主体是年满16周岁的自然人或者单位,强迫交易罪属于破坏市场秩序的犯罪,只有在经营或交易活动中才可能发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以暴力、胁迫手段索取超出正常交易价钱、费用的钱财的行为定性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者劳动服务的人,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钱物,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买卖、交易、服务为幌子采用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的,以抢劫罪定罪处刑。在具体认定时,既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还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比例,加以综合判断。
从本案上看,三被告人曾商量“出去转转”意为搞点钱,实质已预谋抢劫;三被告人开面包车载人送客,从人数上不合常理,且在明确得知四被害人答复无须乘车的情况下采用拳打脚踢、语言威胁等手段,逼迫四被害人上车,在到达目的地后,迫使四被害人交出近十倍于正常车费的现金人民币350元。故三被告人名为开车载客,实为强取钱财,其行为构成抢劫罪。
综上所述,被告人沈霖、杜建军、孙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汽车载人送客为幌子,合伙采用暴力、胁迫等方法当场劫取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系共同犯罪。
 
 
(案例报送单位: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
(撰稿人:谭韫争 邹玥


[1] 《刑法学》张明楷著 法律出版社(第三版)第710页
[2] 强迫交易案(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造成被害人轻微伤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二千元以上的;
(三)强迫交易三次以上或者强迫三人以上交易的;
(四)强迫交易数额一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二千元以上的;
(五)强迫他人购买伪劣商品数额五千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一千元以上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关闭本页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