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精选

案例精选

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诉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2-7-25 浏览次数:9439
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诉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裁判摘要】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总包合同与分包合同虽然在工期、质量、施工等技术要求方面相互关联,但并不影响两者之间为两个独立合同的关系,两者之间在合同价款上并无本质的关联。合同双方因对合同条款发生严重争议、且该争议未解决而致仅未付争议款,不适用赔偿损失的普通违约责任,以促使当事人及时行使救济权利。
案情和判决
原告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横泰经济开发区(上海市富民支路58号A1-19)。
法定代表人吴海萍,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志萍,女,该公司员工,1964年3月14日生,身份证号码330625196403148047,汉族,住浙江省诸暨市东白湖镇李家宅村81号。
委托代理人周建斌,江苏正气浩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象山县丹城新丰路165号。
法定代表人赖振元,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潘辑平,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张华,上海市宝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诉被告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于2012年1月10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原告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诉称,2008年4月30日,原、被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将常州黄海大客车联合厂房通风安装工程分包给原告施工,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合同价款为1937182元。此后,原告按合同履行了义务,工程验收合格,施工中,工程总量有部分增加,经审计部门审计,增加工程量共计金额556912元,原合同核减金额345174元,经最后结算,被告共应支付原告工程款2148922元,被告已支付部分工程款,尚欠原告164962元,经多次催讨被告拒绝支付。故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164962元并赔偿原告自2010年10月1日起至工程款付清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5%计算的利息损失(暂计)10722.53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能成立;我方不知道要支付的16万工程款的组成,我方根据原告签字的审价报告已经支付了全部工程款;我方与原告签订的分包合同与我方与建设单位签订的总包合同关于合同价款的约定应该是一致的,我方不可能超出总包合同的价格与原告签订分包合同。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经一审查明,2007年11月,常州黄海汽车有限公司因建设需要,作为招标人发出常州黄海汽车项目SUV和大客车联合厂房土建工程项目招标文件,被告作为投标人作出了投标文件,投标土建工程总金额为58552864.35元,之后,被告于2007年12月16日与常州黄海汽车有限公司(作为发包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合同总价款为10848万元,其中土建工程合同价款6100万元,钢结构工程合同价款为4748万元(钢结构工程单位由发包方指定)。开工日期为2007年12月20日,竣工日期为2008年6月20日,并在专用条款中明确合同价款为固定总价合同,合同预留金为10064758.48元,其中土建预留金为610万元,预留金作为不可预见费用,供发包方使用,工程实际发生时,发包方支付给承包方,否则将在结算中予以全额扣出。被告在此后的实际施工中,将该土建工程中的通风安装工程作为专业施工合同予以分包给原告施工,原、被告并于2008年4月30日签订了分包合同,原告为分包人、被告为发包人,约定开工日期为2008年5月10日,竣工日期为2008年11月15日,合同价款为1937182元(此与投标文件中关于通风工程的总金额是一致的),包工包料,双方在合同中关于总分包合同部分“分包人对总包合同的了解”明确约定“总包人应提供与分包有关的总包合同条款供分包人查阅。全面了解与分包有关的总包合同各项规定(有关总包合同的商务条件内容除外)。”对于“分包人对有关分包工程的责任”中明确“分包人应履行并承担总包合同中与分包工程有关的总包人的所有义务与责任,因分包人自身行为或疏忽造成违反总包合同中约定的总包人义务的情况发生,由分包人承担相应违约责任。”总包项目经理为胡远龙,分包项目经理为孙章龙,约定不得再行转包,合同价组成表中明确“按总包投标总价扣除上缴总包管理费(含税金)13%”,合同价(暂估):1937182元,工程价款计算原则确定为“施工进场后10天内支付5%备料款,月进度按总包合同条款同等支付工程量。如分包人用总包单位的材料,其费用在结算中扣除,用电、用水费用由总包单位负责。”合同价款的支付约定为“分包人上缴总包人管理费为总价的13%(含税金),按月进度同总包合同同等支付。”质量保修期限为通风壹年,质量保修金比例按总包合同,分包人向总包人承诺,履行总包合同中与分包工程有关的总包人的所有义务,并与总包人承担履行分包合同以及确认分包工程质量的连带责任,并应保障总包人免于承受在分包工程施工过程中及修补缺陷引起的人员伤亡及分包合同工程以外的任何损失、索赔。保修期间,本合同即告终止,并约定了补充条款“本合同总价按投标时总价暂定,如本工程工程量发生增减,最终按决算审计价结算上缴管理费等,其他费用按本合同百分比执行。竣工日期按总包工期时间推算。”后因有关建设方的原因造成施工开工延期,原告项目经理在此合同上签字的日期为“2008.11.18”,被告项目经理在原告持有的合同上未填写日期,但对自己持有合同中的签订时间填写为“2008年11月20”并涂改了管理费为总价的13%“含税金”字样,将合同签订时间由“2008年4月30日”更改为“2008年11月16日”,双方持有的合同其他部分均一致。之后,原告按此合同进行施工,并实际存在增加、减少工程量,2009年12月1日,此工程全部竣工并通过了验收。后建设单位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分行申请结算审核,对于土建、安装部分进行审核,其中合同总价一栏送审数为54900000元,审定数为54900000元,补充协议价送审数为5671849.03元,审定数为5671849.03元,土建调整送审数为1638300.58元,审定数为448142.14元,核减数为1190158.44元,安装调整送审数为119176.94元,审定数为“-478118.67元”,核减数为597295.61元,2010年9月15日,建设单位和总包单位即本案被告均在工程结算审核定案单上盖章予以认可。其中通风部分减项为345174.11元(建行复审乘以0.938为323773.31元),另外总装车间通风扣减23008.88元(建行复审乘以0.938为21582.33元),通风签证增加工程量经复审为556912.57元(建行复审乘以0.938为522388.99元)。被告总计付给原告工程款1704600元。后因被告认为原告通风工程总款按照建行复审价乘以0.938的审定价应为1994106.3元,扣除13%管理费税金,其付款已全部支付完毕,且被告从建设单位处结算的款项也是上述款项,故拒绝再行支付,而原告认为总计工程款应为2148922元,建行的审定价即复审价乘以0.938系被告作为总包单位与建设单位之间的价格优惠,不能按此比例折扣于原告,且在合同签订时也对于价格优惠的部分作为商务条件而未能告之原告,否则原告是不会签订此合同的,扣除约定的13%管理费税金和已付1704600元,被告尚应支付原告164962元,双方为此多次协商未成,原告诉至法院。
审理中,法院对建行结算审核中复审价乘以0.938得出审定价的原因进行了调查,其反映系被告的土建工程实际合同价5490万元(合同价6100万元减去预留金610万元)除以被告投标土建工程价格58552864.35元得出的实际结算折扣率为0.938。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二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尚应支付给原告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分包施工的通风工程款114907.56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2、驳回原告上海鑫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814元,由原告负担1314元,被告负担2500元。
评析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总包合同与分包合同虽然在工期、质量、施工等技术要求方面相互关联,但并不影响两者之间为两个独立合同的关系,总包合同所确定的分包内容的价款可以与分包合同一致,也可以不一致,分包合同的价款既可以高于总包合同,也可以低于总包合同,总包合同关于价款的约定体现为建设单位与总包单位的契约意志,分包合同关于价款的约定体现为总包单位与分包单位之间的契约意志,两者之间在合同价款上并无本质的关联。(一)本案中,原、被告之间的分包合同属于专业分包,该合同合法有效,被告作为总包单位虽然通过招标形式,但其与建设单位所签订的总包合同中约定了预留金10%,且该预留金约定属于建设方所有,故实际的合同中土建部分工程价款仅为5490万元,其与投标金额之间的比例为93.8%,即合同土建部分工程价款被告作为总包方让利了6.2%;总包合同签订在前,原、被告之间的分包合同签订在后,虽然分包合同的工程价款确实与投标文件中对应部分的价款相一致,但并不能据此确定分包合同工程价款应该与总包合同相一致,双方在签订分包合同时明确商务条件未告知原告,而商务条件显然应包括总包合同中的付款、合同让利等内容,则原告在签订合同时无从得知合同让利情况,且整个分包合同中涉及与总包合同的内容均属于技术条件,并未明确分包合同中的合同价款受到总包合同的约束或者随之调整而调整,且分包合同中补充条款约定的内容也仅能理解为合同总价与投标时总价一致,在发生工程量增减的情况下,按决算审计价结算上缴管理费,其他费用按本合同百分比执行,即工程量在不变部分以投标合同中总价为准,但增减工程量部分应按审计决算价确定,因此,分包合同确定的总价款虽为暂定价,但其暂定的原因在于工程可能的增减部分不确定,故本院认定分包合同中按投标内容确定的约定施工内容的价款不应受到被告总包合同让利的影响,实际施工中发生的工程量减少部分应按分包合同确定的金额予以扣除,而不能以减项审定价确定,同时,工程量增加部分系超出原分包合同内容,应视为其对增量部分不存在结算价款约定,应按双方在补充条款中明确的以审计决算价确定即建行的审定价;根据上述原则,原告按分包合同约定价款1937182元扣除未施工减项价款368182.99元(345174.11元加上23008.88元)为1568999.1元,加上增加工程量按审定价确定的价款522388.99元,实际原告在此分包工程中所完成工程价款为2091388元,扣除应交被告的约定上缴费、税金等13%的比例及被告已付工程款1704600元,实际被告尚应支付给原告工程款114907.56元。(二)因双方就是否应适用总包合同约定让利比例确定分包合同价款发生争议,是由于合同签订不明确所导致,且被告就此分包合同价款的收取确实未取得管理费之外的收益,故原告要求被告承担相关工程余款延期支付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故法院综合考量后依法作出上述判决是适当的。
(案例报送单位: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
(撰稿人:靳小炎)
关闭本页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