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精选

案例精选

陈某诉王某民间借贷案

发布时间:2012-8-20 浏览次数:9094
陈某诉王某民间借贷
【裁判摘要】
借款是否实际交付是本案的焦点。为查明事实,需针对双方的争议焦点,综合出借人的经济能力、借贷金额、现金交付的方式和原、被告关系以及庭审中各方当事人陈述的细节等进行分析,并可以测谎作为辅助性的手段。本案综合上述分析后,确认原告的举证尚不能证明自己已经实际交付了借款,故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情和判决
原告陈某,男,住常州市天宁区人民家园。
委托代理人张剑峰,江苏华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女,住常州市新北区圩塘新村。
原告陈某诉被告王某民间借贷一案,于2010年9月8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原告陈某诉称,2009年7月,被告向原告借款100万元并写下一张借条,约定被告于2009年7月份归还借款。但到期后经多次催要,被告至今分文未付。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归还借款100万元及截止2010年9月7日的利息24400元,合计1024400元;2、案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王某辩称,被告并未向原告借款。2009年5月至8月份,原、被告双方系恋人,恋爱期间原告了解到被告的舅舅是湖北省某人民银行的行长,即多次要求被告通过该关系贷款,多次要求未果后,就逼迫被告写下了一张100万元的借条。原告开办公司的地方已经被租赁,原告目前也仅仅是通过网络做做生意,原告母亲在2009年刚刚开过刀,原告根本没有能力借款100万元。请求法院查明事实后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约2009年6、7月份,原告陈某与被告王某系短期的恋爱关系。2009年7月16日,被告王某向原告陈某出具借条一张,载明:本人借陈某现金人民币100万元整,还款日期为2009年7月份。2009年9月18日,原、被告双方因款项事宜产生冲突,经被告报警后,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茶山派出所为此出警。因原、被告之间借款纠纷一直未能解决,原告故诉来本院,请求被告归还借款及利息。案件审理中,被告王某向本院递交鉴定申请,请求对是否存在借款事实进行测谎鉴定,由于原告陈某拒绝到场一并参与,致该次鉴定中止。
本案在审理中,原、被告双方为证明其主张,分别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其中原告陈某提供证据如下:
1、2009年7月16日借条一张,被告书写,证明借款100万元的事实;
2、对外借款明细两页,被告书写,证明被告有还债的能力;
3、2010年1月3日催款函和EMS寄件存根,证明曾就借贷向被告催还借款;
4、人民家园21幢甲单元802室房产证、常州市震旦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震旦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震旦公司房屋所有权证、卡号为4563516104002587137的中国银行借记卡2005年1月1日至2011年7月8日的查询明细、卡号为6228480411573950317的农业银行借记卡2008年4月11日至2011年1月4日的查询明细、苏DB6955本田雅阁轿车的行驶证、证劵和股票业务对账单及结算单、取款记录、保险单、震旦公司厂房照片,证明原告个人的资产能力。
由于被告王某未提供任何直接证据,在其提供的书面意见中,申请法院调查取证。根据其申请,本院依法调取了如下证据:
1、茶山派出所2009年9月18日接处警登记表,处警情况及简要案情中载明王某与恋人陈某因经济纠纷吵架;
2、原告陈某以下三张银行卡一年内的查询明细,农行6228480411153652713、建行4367421264250160472、中行6013826104005918288。
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于2012年3月26日再次将本案送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王某单方进行多道心理生理测试,该中心于2012年4月10日向本院出具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2]心测字第5号报告书,测试结果为:被测人王某在陈述“我没有收到陈某借款100万元现金”时,无明显说谎显示。
原、被告对上述证据分别质证如下:被告王某认为原告所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借款的事实,且原告所有的厂房已经出租,公司不再继续经营,原告所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原告有借出100万元的能力;对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书予以认可。原告陈某认为被告所提供的证据与案件没有关联性,也不能说明原告没有借出100万元的能力;对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书,根据司法鉴定名册等,该中心所作的业务范围中没有心理、生理测试,该鉴定属于超范围,两个测试人也无做测谎鉴定的资格,因此,报告书没有法律效力,不应该被采信。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020元,由原告陈某承担。
 
评析
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对本案借款的真实性应综合全案证据和事实进行分析判断,原告目前提供的证据尚不能充分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一、被告的提款方式有疑问。原告陈述借款当日是被告独自把现金提走,从原告的公司走出去坐车,100万元(100元/张)扎好后装在大小类似于培罗蒙(音)西服的纸袋子里。从提款的安全性和100万元现金的体积上看缺乏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二、原告的借款能力不足。原告提供了银行卡、房产证、证券资料等证据证明其资产持有情况,但在各明细账单中没有发现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往来或存款,数额在10万、20万的存取款或往来数量亦较少,该证据无法证明原告具备一次性借出100万元的能力。三、原告屡屡不配合事实调查。原告庭审中屡屡情绪激动、故意答非所问、动辄指责审判人员,庭后经反复劝说才肯配合法院提交可证明其借款能力的证据。四、在测谎阶段,原告以各种理由不配合测谎,动辄逼问法院为何还不结案,拒绝就针对测谎的意见出具书面说明理由;同时,经对被告单方进行测谎,结果显示被告王某无明显说谎显示。五、从原告日常经营的业务分析,原告本人开列有多个股票、期货账户,在此情况下仍长期将百万元的现金存放于保险柜,既违背企业财务规定,又极不符合办企业、做投资的常情,且大额对外借款不以转账方式而以现金方式,其做法使事实缺乏可信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的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民间借贷合同的性质是实践性合同,其生效应当以出借人给付钱款为条件,借条仅是合同成立的依据。结合本案原告提供的借条及可供佐证的其他证据,综合原告的经济能力、借贷金额、现金交付的方式和原、被告关系以及庭审中当事人陈述的细节等进行分析,目前原告的举证尚不能证明自己已经实际交付了该借款,故对其主张被告还款并支付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案例报送单位: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
(撰稿人:陆丽娜)
关闭本页正文结束!